账号错误!

密码错误

密码找回

用户名不能为空 该用户名已被注册 用户名含有非法字符 用户名长度为6-20个字符 用户名不能为空,只能包含6-20位英文字母,数字

请输入有效手机号 该手机号已被注册

昵称不能为空 该昵称已被注册 昵称长度为3-16位,可以为汉字、数字、字母(大小写)、下划线

请输入6-21位数字和字母

2次输入密码不一致

全天计划

7*24/h在线客服答疑,真诚待人

1月13日—1月17日,江苏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和政协江苏省十二届二次会议在南京召开,江苏正式进入“两会时间”。

带着百姓期盼,肩负履职责任,代表委员们激情赴会,积极建言献策。今年他们关注哪些领域?都有哪些小梦想?一起来看!

荔枝新闻讯(记者/张明玮)互联网时代,以快递小哥为代表的互联网服务业从业者,恰似我们身边最“熟悉的陌生人”。互联网为我们带来的种种生活便利,离不开他们奋战在第一线的辛劳付出。


来自共青团、青联界别的80后政协委员、南京工业大学的谢婧婧教授,也是民盟南京工业大学委员会主委,本次参会的提案主要关心的就是物流快递行业从业青年的切身权益相关问题。


“省邮政南京邮区中心局一天的包裹分拣量就有90万件,这还不是双十一这样的高峰时期,这个数字代表的可能只是最普通的水平。”

谢婧婧委员实地走访江苏邮政管理局南京邮区中心局

“虽然现在很多流程已经能由机器来完成,但快递小哥的工作量依然超出我的想象,比如分拣完毕后,包裹装车的工作还是必须由人工完成,一个13米长的货箱,为了尽可能优化装载空间,需要由快递小哥纯手工装车。”


通过参加团省委组织的相关领域的调研活动,谢婧婧委员实地走访了省邮政管理局南京邮区中心局,并与来自中国邮政、顺丰、苏宁易购的快递小哥进行座谈。对于快递小哥的工作与生活现状,谢婧婧委员产生了更为深入的了解,也为自己此次参会的提案夯实了基础。


谢婧婧委员与快递小哥面对面座谈

“以前与他们接触,可能更多的还是站在消费者、客户的角度,但通过这次的调研、走访、座谈,第一次对他们的工作流程、工作环境有了直观的认识,能够走近他们,了解到他们日常的压力、苦恼和期盼。发现其实他们也是普通的青年人,也和我们一样希望被尊重、希望有上升的空间、希望日子过得更好,所有的情感都是共通的。”

原来提到快递小哥,大家想到的总是“我的快递在哪?为什么还没有来?”谢婧婧委员告诉记者,通过座谈,她了解到,其实对于丢件、超时这样的问题,快递小哥们甚至比客户更揪心。家里没有人、物业不代收、或者是其他原因导致一些快件需要反复投送、甚至最后丢件、漏件,快递小哥们表示压力很大,也很委屈。


谢婧婧委员准备参会提案

近两年物流行业迅猛发展,快递小哥群体爆发式增长,而全社会对物流快递行业从业青年的关注度与认同度并没有完全跟上。快递小哥们在为社会、经济发展做出贡献的同时,得到的物质保障和人文关怀还不够完善。作为青年界别的委员,谢婧婧也希望从青年人理解青年人、青年人帮助青年人的角度出发,通过自己的相关提案来改善一些问题。据了解,她的提案中针对快递小哥们最关心的快递投递“最后100米”、更安全高效的运输工具、以及面向从业青年的职业规划、渗透其生活相关的公益服务等方面提出了很多切实可行的建议。